第一章 惊险丛生(1 / 2)

加入书签

“大胆叛徒,还想往哪里跑!”

话音方落,只见一剑直向段沐身后砍来。

段沐连忙向前滚去,但只听身后一身巨响,顿时烟尘四散,刚才他所站的地面已经被砸出一个大坑。段沐心有余悸,想这剑要是砍在自己身上,肯定不死也残。

一名手持长剑,身穿道服的青年,正缓缓地朝段沐走来,眼中有着猎物即将得手的得意。

段沐心想被对方缠上,逃跑的机率很小,只能回身恭敬说道:“李师兄,咱们有话好好说,事情大家都误会了,念在同门一场,请给我个解释的机会。”

那李师兄一声冷笑,道:“这还会有什么误会!你偷窃掌门宝物,并私自逃离宗门,此事罪证确凿。此番掌门已经下了死命令,一旦抓到你后就直接处决,并将宝物夺回。”

段沐一听这话就头疼,看着自己手臂上,此时一块表面上镂刻着八卦符号的玉石就附着在他的手臂上,这一切都是这玉石惹起的。他本来是云火宗的一名外门弟子,平日里只顾着专心修炼。

不料就在前几日,掌门从战场遗迹中归来,并带回来了一块玉石。这玉石貌似是稀世珍宝,掌门虽一时无法参透这玉石的奇妙之处,但对其极为爱惜,大有将这玉石当做镇山之宝的念头,心情得意之际,还把这玉石放在派**门中弟子瞻仰。

段沐虽为外门弟子,也有机会与其他高级弟子一起去见识这块神奇的玉石。只是当他想要靠近那宝物时,那玉石就在众目睽睽之下,突然像长了翅膀一样向他飞来,最后直接附着在他的手上。

出了这种怪事,自然惊动门中上下人等。这事虽不是段沐本愿,但他也知道闯下大祸,只想立刻将玉石还回。但怪就怪在,这玉石一粘在他手臂后,就像跟皮肉相融了一般,不管用什么方法都拿不下来,更令人吃惊的是后来连掌门亲自出马了,都无法将这玉石取下。

最后掌门只能无奈地将段沐关押起来,不得他私自离开。而直到这时,都没有要杀他的意图。

但当段沐一觉醒来之后,不知怎地就出现在了离宗门十余里外的山上。当时他虽觉不可思议但也知道事情严重,自己身怀重宝,突然不见了,门中的人自然会误以为他想独占宝物。

于是他当即决定要返回宗门,无奈为时已晚,宗门里早已派出了前来追捕他的人。

眼前的这位李师兄正是前来追捕他的一员,名叫李源,乃是火云宗的内门弟子,修为已是达到地元境,不仅实力或地位,都要比段沐更高一级。

段沐对李源道:“李师兄,我真的没有要逃走的意思,掌门对这宝物珍爱有加,我就算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携宝潜逃。而且你想想我才炼气境八重,哪有能力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云火宗。这中间肯定是有误会,求师兄放我一马,带我回山上向掌门解释。”

李源问道:“那你为何会在一夜之间消失不见?”

段沐摊手道:“这个我真的不知道。”

那李源一听这话,也觉得奇怪,凭对方的修为,宗门夜里巡查的弟子都是地元境以上的高手,再加上对方是掌门亲自交代要严加看管的人,他又怎能不为人所知地离开宗门?再说掌门修为高深,整个宗门都在他的掌控下,这小子又怎能逃脱掌门的耳目?

尽管对此事有了疑惑,但李源同时又想到,掌门对那宝物如此看重,若是自己能夺回去,必定是大功一件,届时就会对自己青睐有加,日后门内上乘的功法武技,丹药武器,自己都有可能优先接触到。

此次门中弟子谁人不垂涎这次功劳,若是在押送回去途中半路被别的人截去,那可是大大不值。反正这家伙死活跟自己无关,为免多生枝节,还是直接杀掉算了。

想到这里,那李源便道:“如今你再怎么狡辩也没用了,只能怪自己不自量力,竟敢觊觎这等宝物。掌门本就没有要杀你的意思,无奈你狗胆滔天,竟敢私自逃离,惹得掌门震怒。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段沐听后,心沉到了谷底,这人利欲熏心,根本不听自己解释。但想到这就是这个世界的规律,眼前他必须要面对是,如何从对方手中逃脱。

此时段沐尚处于炼气境第八重,在云火宗里是最底层的外门弟子,身上也仅仅修炼了云火门的入门功法焚体决。焚体决是一门能够极大地提升肉身强度的功法,一共有九卷,越练到后面,就越能显出精妙之处。但段沐作为外门弟子,他也只有资格修炼第一卷。

而反观李源,他修为已是达到了地元境,作为入门弟子,他不仅能修炼第二卷的焚体决,还有资格修习宗门里的精妙武技。

若无武技,在实战当中可谓是寸步难行。

所以,眼前段沐与对方没有一战之力。只是他也不愿坐以待毙,既然逃不了,那只有拼死一战。

段沐目光凝重起来,看着对方。

“哦!这是要跟我动手的样子,”李源冷笑起来,“区区外门弟子,也敢如此嚣张。”他手持长剑,正要朝段沐走来。

但此时忽听到旁边一阵笑声传来。

“李兄貌似发现猎物了,可需在下帮忙?”说话声中,一白衣青年边笑着,边快速地从不远处走来。

李源一见这人,顿觉不妙。这白衣青年叫林秀田,跟他一样同为云火宗的内门弟子,此次也是被派来追捕的人。按实力两人也在伯仲之间,虽然平日里两人无怨,但眼前被他碰上,绝对会跟他争夺这功劳,像这种情况,他早已经历过数次。

同时他深恨自己刚才浪费口舌跟那叛徒说这么多话,若一见面就杀掉,夺回宝物然后立刻返回宗门,也不必引来这人。

那林秀田走近后,看到段沐,笑着对李源说道:“李兄还真是厉害,一下子就逮到了这小子。这下真是佩服。”

李源一脸凝重地看着他,丝毫没有放松,“你想要做什么?”

那林秀田说道:“这小子实在是狂妄,竟然做出这等欺师灭祖的事情,我心中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李兄不如这样,这小子就让我来了结他如何。”

李源冷笑起来,对方的心思他如何猜不透!若是他动的手,回去后肯定会把功劳揽在身上。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