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没鸟的血魔(1 / 2)

加入书签

“大哥哥,快看,坏蛋们杀出来啦。”寨卡双手抱着白鸟的脖子,一脸紧张地看着烟尘蔽日的身后。

“鸟儿鸟儿,你快飞嘛,大哥哥,你等等我呀!”寨卡小脸苍白,大声地为白鸟鼓劲,可能是品级不够吧,那白鸟虽然使出了吃奶的劲儿,却离身后的追兵越来越近。

“哈哈,那没鸟的蟊贼,有胆就给我站住!”奈瑟优大声辱骂,他追得有点不耐烦了。

“大人,我们不如先将那白鸟上的小姑娘捉住,看那小蟊贼还跑不跑。”一个扛着一根棒子的亲兵献计道。

“好!棒来!”奈瑟优平时养尊处优惯了,哪里经得起这么长时间的剧烈运动。这都追出五里之地了,也不见那没鸟的小子停下。

“大人英明啊!大人,我这根宝棍可是跟了我八辈子祖宗,今日就献给大人,恭祝大人取得首功!”亲兵媚笑着,双手将一根油腻腻,汗啧啧,乌漆墨黑的棍子递了过来。

“聒嘈!”奈瑟优有些嫌弃地接过棍子,拉长身子,迈开大步,“咻”地一声,将棍子对着白鸟射去。

白鸟潜力已尽,左倾右斜的怎么也避不开,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棍子,不由自主的向下方坠去。

“掉了,掉了!”

“抓住她,这么水灵灵的小丫头,应该蘸酱生吃!”

“清蒸最好!”

“我最爱喝汤!”

一众奈瑟族乱兵在身后眼冒绿光,高声呼喝。

“大哥哥,快来保护小卡卡呀,我掉下去了,卡卡好怕呀!”身后传来小女孩尖利的哭声。

“大哥哥,你再不来的话,小卡卡就被吃了哦。”

这尖利的哭声,勾起了中华模糊的记忆,为什么自己会这样心痛?

中华停下脚步,他仿佛看到了惊慌失措的小寨卡脸上露出的灿烂的笑脸。

毒就毒吧,我本报仇而来,还怕一点小毒,这样岂不弱了心智!丢下一个小女孩不管,这还是我中华的为人吗?

这一刻,中华毅然转身立定,目光炯炯地看着蜂拥而来的奈瑟乱兵,暗自撇嘴。

为什么说是乱兵呢,首先是武器杂乱,什么样的兵器都有,长短不一,横拖竖拽。其次,就说人吧,一个个绿肤光头的,三角眼,塌鼻梁,血盆大口的,大部分腰间仅围着一片粗布遮羞。再说他们要队形没有队形,要精神没有精神,活脱脱一副农民军地打扮。倒是队伍前面那个领头之人穿得有点人模狗样,就是一脸凶狠,粗鲁不堪,有点影响形象。

“耶!”看见中华立定,小寨卡欢呼一声,在白鸟上站直身子,微微一倾,就像中华这边飞扑过来。

“呔!贼子好胆,俺乃伟大的奈瑟族东门守将,勇猛无匹的奈瑟优大人是也,俺……”

“杀!”这匹夫跟小寨卡一个德行,太啰嗦了。中华一提双拳,飞奔着杀入敌群。

中华运转微量内功第一重入微功法,鸿蒙外拳的一式“金汤外显”调动丹田之力,沿双臂经脉向双拳聚积,把一双铁拳的外部染成了淡淡的金色。

中华叉开十指,又猛然握住,手中的空气似乎被捏得嘭的一声爆响,在这个世界里,自己的功力好像增强了不止一截。

“纳命来!”中华铁拳夹带金光,中宫直进,狂暴出击。

右拳击中奈瑟优左腹部,他魁梧壮实的身躯微弯。

左拳微勾,击中他的右脸颊,七窍流血。

左臂力量带动身体向右后方原地转身,待到180度时,右腿蓄力,猛然扫出。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