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13(1 / 2)

加入书签

6 郁蔓今天要拍外景。

《平安传》的剧本拍摄进度目前已经到了——

经过姚芊芊的可劲折腾以后,叛军攻入京师,正元帝带着姚芊芊仓皇逃命,却在城门外遇见了乱党,一番激斗之后两队人马失散。

而贪生怕死的姚芊芊早就撇开婢女偷偷下了马车,她趁乱溜走,又怕被乱党捉到,只好一路上都往小巷子里钻。

与所有人失散的姚芊芊在小巷里遭遇了流民,那些流民意欲对她不轨,就在火烧眉毛的那一刻,少年江平安如同天降神兵般从墙上跳出来从那些流民手里救了她。

江平安把她带回小木屋,柳慧香看见他带回一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十分不爽,她看到姚芊芊的第一眼时就觉得这女人心术不正,她很不喜欢姚芊芊。她故意说姚芊芊身上脏了要带她去洗澡,然后经过一番交锋以后终于忍不住揪着姚芊芊的衣领把她丢到寒潭中。

现在拍的就是被丢寒潭这场戏。

在被第十三次丢到池子时,郁蔓在心里默默骂了句MMP。

偏偏田施礼又开口说了那句郁蔓听得耳朵都快起茧子的话,”方导,我觉得我刚刚的情绪还是有点不对,我们再来一场吧。“

剧组里的人再傻也看出来了,田诗礼跟郁蔓不对付,正抓住机会可劲折腾人呢。

方凛的脸色很不好看。

郁蔓的脸更臭,池子里的水才用过漂□□消毒,味道非常重,戏服湿漉漉地贴在身上的感觉更加不好受。而且今天她来来回回已经烘了好几遍衣服了。

方凛的目光有点莫名,田诗礼在他这样的眼神注视下有点心虚,就连嘴上挂着的浅浅微笑也僵硬了起来。她有点怕这样的方导,干脆撇过头去不跟他对视。

但是这一瞥头却让她看到了咬牙切齿的一幕,景时丞身体不好,剧组对他有优待,他的助理也跟过来了。此时此刻,景时丞身边的助理却拿了条干毛巾递给郁蔓。而不远处景时丞关切的目光时不时在郁蔓身上扫下,等他再看她时,表情却变成了隐隐的不认同。

田诗礼的肺都快要气炸,湿透的衣服紧紧包裹着郁蔓的身躯,让她的身姿显得更为曼妙,虽然狼狈,却难掩姿容。她明明就只有一张脸,为什么能够获得这么多人的青眼?身为演员连基本的职业素质都没有,再好的外表也不能掩饰她实际上就是个草包!

田诗礼的眼波依然平静,眼神却变得十分坚定,“方导,这次我已经准备好了,等郁蔓那边烘干衣服就可以开始了。”

这次郁蔓举起了手来,“等等,我有问题。”

田诗礼嘴角的弧度浅了浅,“你有问题?难道说你想用替身?方导执导的电视剧里,除了高难度动作,基本上是不会用替身的。我知道你平时拍摄的时候基本上都是由替身完成的任务,但是这次不一样。”

郁蔓很平静,“不,我的意思是,既然你演不好这场戏,不如我跟你角色互换一下,咱们俩都互相揣摩揣摩,如何?”

田诗礼表情一变,然而还不待她出声,那边方凛就叫好了,“我觉得这个提议可以,你们两个角色互换一下,互相体会下。”

田诗礼面容一滞,“不,方导,柳慧香跟姚芊芊完全是不一样的性格。”

方凛出声打断了她,“难道你们平时拍戏都是同样的性格吗?”

还从来没有人转变过方凛的决定,田诗礼再郁闷再不甘心,也只得咬牙应了。

很快,她们换上对方的备用戏服,再度开拍!

郁蔓饰演的柳慧香手里拿着根马鞭,似笑非笑地看着田诗礼扮演的姚芊芊,“姑娘贵姓啊?”

姚芊芊轻咬贝齿,“免贵姓姚。”

柳慧香身着男子劲装,依稀有些女儿娇态,“姚司空的那个姚。”

柳慧香的眸子瞬间深厉了些许,她不动声色地问,“那请问姚司空大人跟姑娘有何关系?”

姚芊芊是人精,当下揣摩她话里的意思问:“问这作甚?”

柳慧香面上多了点慨然,“七年前雪灾甚重,姚司空姚大人施粥救了我全家性命,在下家贫身弱,正愁无以为报,如果姑娘跟恩人有关——”

姚芊芊见她口中桩桩件件都对得上,终于相信了她是七年前的难民,而且记忆中确实有这么回事,她见柳慧香恳切的模样,终于矜持地回了句,“正是家父。”

柳慧香的呼吸顿时急促了起来,忍不住纵声狂笑,“好,好一个家父!”

她看起来又冷静又凌厉,“寒舍招待不周,还请姑娘先行沐浴番。”

姚芊芊觉得她的反应似乎有点不大对劲,可是尚未等她反应过来,姚芊芊就被柳慧香直接双手举起,高高往上一托,恶狠狠地往水池里砸去。

扑通,起码溅起一米多高的水花。

整个摄制组鸦雀无声,难以言喻地看着她细如嫩藕的臂膀,众人亲眼所见,郁蔓刚才可是高高地把田诗礼举过头顶,然后才往水池子里砸下去的。

可怕的女人。

田诗礼被砸得天旋地转,在水里扑腾了好久,水面上冒出一串又一串的气泡以后,她才重新回到水面,她愤怒得想要杀人,“郁蔓,你什么意思?”

郁蔓一脸纯真,颇为无辜,“剧本上不是说姚家是柳慧香的灭门凶手吗?她这样对待一个仇人的女儿,也是情有可原的对吧。”

谁知方凛听了反倒颇有认同感地点了点头,“柳慧香后来成长为女将军,确实该凶点,你这个理解是可行的。”

田诗礼恨得直咬牙,郁蔓却有点想笑,她刚刚可是亲眼看见田诗礼咕嘟嘟喝了池子里的一肚子水,她方才拍摄的时候都是借力自己倒下去的,好控制,只是会闻到漂白剂的味道。但是田诗礼就不一样了,想必她现在肯定是恶心得不得了。

郁蔓含笑看她,“田小姐是不是觉得这样还不行?那我们再来一次吧。”

田诗礼被她吓了一跳,急忙拒绝,“不不不,我觉得……郁蔓的提议挺好的。”

剧组拍这条戏拍了差不多一天,也累了,听到她这样说当然是举双手双脚赞成。

正式拍摄的时候,田诗礼自然不可能把郁蔓举起来,于是被她举起来的就变成了穿姚芊芊服饰的塑料模特。

众目睽睽之下,田诗礼觉得自己举塑料模特然后扔来扔去的情形简直无比傻逼。

……

无论如何,在经过这个插曲之后,一天的拍摄终于结束了。

收工以后,郁蔓回到自己的房间开始玩手机。

从前她一直在道观,但是现在她觉得,这天底下简直没有比手机更好玩的东西了!

郁蔓正偷偷摸摸视奸自己的微博,微信那边魏繁霜发来了消息。

值得一提的是,魏繁霜现在跟着她进了神娱,神娱里的猫狗耗子一把抓,魏繁霜这个曾经在正规的经纪公司当过助理的人居然得到了林小公子的礼遇,当然,也有一部分是看在郁蔓的面子上,他邀请了田诗礼来神娱当经纪人。

魏繁霜在问过她以后,干脆地答应了,郁蔓现在的合同约已经转到她手上了,郁蔓也成为了她带的第一个艺人。

只是魏繁霜似乎并不习惯助理向经纪人的转变,她万事还是征求郁蔓的意见。

这次也不例外。

魏繁霜:【郁姐,我打听到微博那边今天又有人要买热搜了,神娱这边有人挣外快,偷偷办起了水军生意,那个人告诉我有人请他来黑你。】

如果是先前,这水军做肯定就做了,但是现在郁蔓转来了神娱,那人要是还敢黑她,估计马上就要被老板给抽死。

神娱的待遇非常不错,大家待着也舒心,就是没啥上进的空间,那人不想丢了这个饭碗,索性把这事给魏繁霜交了底就当做是卖好。

郁蔓迟疑了下:【谁啊?】

怎么突然想起要黑她?

魏繁霜:【是中间人,还不知道对方是谁呢?现在该怎么办。】

郁蔓:【买呗,你让那个人承接这项业务,不挣白不挣,他不接肯定会有别人接。】

魏繁霜:【可是郁姐你怎么办?】

郁蔓:【我不怕。】

她放下手机沉凝半晌,趿拉着鞋出门敲响了隔壁刘倩的门。

画笔精开门的时候神色还有点茫然,看到是郁蔓的时候高兴了不少。

郁蔓淡淡微笑道:“我来是想请你帮我画幅画。”

画笔精有点羞赧,“好,你要画什么?”

郁蔓想了想微博上流行的东西,歪着脑袋道:“现在不是喜欢锦鲤吗?你就给我画幅锦鲤图呗。”

刘倩点点头,答应了。

正好画布原料都在,郁蔓要求的也不是什么特别困难的东西,画笔精干脆就地开工,直接摊开画布坐在一个小马扎上开始皱眉沉思。

郁蔓不敢打扰她,悄悄出门想要去透口气。

她出了那间宫殿,却看见门外的大片空地上站着一个人,正在抬头望明亮的月夜。

她脚步顿了顿,扭头就想走,哪知景时丞已经听到了她的动静,“出来散心吗?”

郁蔓觉得自己现在回去有点太刻意了,想了想还是走回来,“闷。”

景时丞脸上有种堪称温暖的笑意,“你的性格跟我想象的一模一样。”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