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第九章(1 / 2)

加入书签

姜蜜的手被安阳公主猛地甩开,只见她神色慌张,“皇、皇兄。”

姜蜜刚刚挡住安阳那一巴掌已用尽力气,手垂下时已隐隐有些颤抖。

她转过身望去,年轻的帝王一袭黄色龙袍,丰神玉貌如天上皎皎明月,举手之间贵气天成。

与他一道同行而来的是一位看着五十出头雍容华贵的老夫人。

只一眼,姜蜜便认出来了,那位老夫人是先帝的长姐,昭阳大长公主。

姜蜜垂下眼,与众人一道屈膝行礼。

她不忘拉了拉身边被吓坏的小姑娘,让她一同见礼。

谁知那小姑娘突然朝圣驾的方向跑过去,边跑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喊:“祖母,祖母!”

小姑娘扑到皇帝身边的老夫人怀中,手指一伸指向安阳,“祖母,祖母,你要为珠珠做主呀,她要打我!她要打我和姜姐姐呜呜呜呜……”

小姑娘这一哭,便将她的身份哭了出来。

能在大长公主面前如此肆无忌惮地哭嚷出声,在家中定是备受宠爱。

昭阳大长公主出降老镇国公后,便一直深藏简出。

如今的镇国公是她的嫡长子,镇国公夫人在生下嫡幼女时早产,那位嫡幼女自小身子不好,七岁后随大长公主去了江南。

这次为新帝贺寿,大长公主才将这位小孙女带回京城。

大长公主一开始只听到前方有口角之声,倒没想到竟是自己的孙女卷入其中。

大长公主揽住小姑娘,向身边的帝王告罪,“我这孙女不知规矩,还请皇上恕罪。”

说完便推着小姑娘去行礼。

薛宁珠脸上挂着眼泪依着祖母的话,屈膝行礼。

萧怀衍没怎么在意,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怀中抱着白猫的姜蜜,淡声道:“都起来吧。”

安阳公主此时知道了那小姑娘的身份,又见皇兄那副不见喜怒的神情,心中忐忑不已。

她虽没怎么见过那位昭阳长姑母,可曾听母妃说过,父皇都要敬她三分。

依皇兄的性子,定也是敬重这位长姑母。

安阳很是懊恼,早知道就换个日子再去找姜蜜麻烦,也不至于惹下此事。

昭阳大长公主安抚着正委屈的孙女,她对安阳心生不满,可皇帝还未开口,她不能越俎代庖。

“安阳,薛家小姑娘所说的可属实?”萧怀衍问道。

安阳公主她听皇兄的语气还算缓和,暗暗松了口气。

心想她又没打着,被姜蜜给拦住了。完全可以说是逞一时嘴快,无心之过。

大不了向大姑母赔一下罪,让皇兄轻轻揭过。

她抬起头,正待回答,却见平日里待人和颜悦色的皇兄面上有股说不出的疏离之气。

无端地让她有种想退缩的冲动。

“我、我不过是与她们开玩笑罢了……”

薛宁珠不干了,她气得直跺脚:“你撒谎!是你先冲出来踢姜姐姐的绵绵,然后又要打我,要不是姜姐姐护着我,我就被你给打了。”

安阳气得瞪了一眼那小丫头片子,真是没规矩,要不是碍于皇兄和长姑母,定要狠狠整治她一番……

站在安阳公主身后的谢明姗,正犹豫要不要出声帮公主解释几句。可她明知是安阳公主故意找茬,她置身之外的在看戏,若是帮安阳说话,那要是皇上怪罪下来,她也会被牵连。她还要在宴席上献礼,不能让皇上先对她坏了印象。

可若是不帮,到时候姑母知道了,会不会迁怒于她?

谢明姗低着头,左右为难。

她见一片明黄一角朝她这个方向而来,她呼吸一窒,忍不住激动起来。

可很快,那道明黄身影直接越过她,在姜蜜身前停了下来。

这是萧怀衍第二次见她怀里那只猫,真是一次比一次狼狈,这回窝在她的怀里瑟瑟发抖,一只腿不自然的弯折。她纤长白净的手一直在安抚着它。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