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第二十三章(1 / 2)

加入书签

姜蜜回到了沅芷院,院中就如同平时一样,除了秋玉和夏若知道以外没有其他人发现她曾离开过。

秋玉上前将姜蜜手中的书接了过来,她眼含担忧一副想问又不敢问的模样。

姜蜜嘱咐道:“秋玉、夏若,你们就当我从未出去过,不要跟任何人提起此事。”

秋玉夏若连声应下。

姜蜜有点疲惫,喝了几口夏若递过来的蜜水润了润嗓子。

她软软地靠在榻上歇息,已经恢复了的绵绵发力一跃跳了上来,熟门熟路的卧在姜蜜的臂弯之中。

姜蜜微微一笑,顺手摸了摸绵绵蓬松的发毛,心绪渐渐地平复下来。

“我出去后,有人过来了吗?”姜蜜问道。

秋玉回道:“四姑娘未时过来了一趟,奴婢说你睡了,她没说什么就离开了。”

姜蜜点了点头。是阿容啊,也不知道阿容是找她什么事。

姜蜜靠在美人榻上昏昏欲睡,忽然一下睁开了眼睛,她坐了起来唤道:“秋玉,秋玉!”

秋玉正在门外和夏若商量晚膳给姑娘送什么的时候,听到屋里的姑娘的呼唤。

她急忙跑了进去,“姑娘,怎么了?可是梦魇了?”近来姑娘总是睡不好,她们都很担忧。

姜蜜道:“秋玉,你去把那日从千霜寺带回来的棋谱找出来给我。”

秋玉虽不知姑娘为何突然要那东西,她见姑娘着急的模样,便疾步地去取东西。

秋玉很快便把跟绿绮收在一处的棋谱找出来,给姜蜜送了过去。

姜蜜拿在手里翻阅,越看的仔细,心便越往下沉。

刚刚她闭目养神,今日所发生之事在脑中回放,尤其是当时下棋之时萧怀衍的神态。

难怪啊!

难怪当时她觉得萧怀衍在听了她那句话后,神情有些奇怪。

她当时没太在意。

那时她从千霜寺接过这本棋谱时,就随手翻了一下,就没有再碰。

现在才发现这本棋谱之事初学者入门级别的,是宣哥儿那般大小的孩子所学的。根本谈不上什么融会贯通。

萧怀衍是故意的。

姜蜜一身的力气仿佛被抽去,感觉到后怕。

秋玉特意让小厨房做了几样姜蜜爱吃的菜,可姜蜜却没什么胃口,吃了两口便放下了筷子。

姜蜜捧着刚买的新书,看着松寻先生写川蜀之地的见闻,可她却觉得那些文字浮在表面,一个字都看不进去,她的心静不下来。

可若是不做点别的事情分散注意力,她又怕自己陷入对恐慌中。

她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即便她在萧怀衍面前撒谎,被他看穿,可他已经让她走了,应是翻篇了。

不要再自己吓自己。

这时外头传来说话的声音,像是有人过来了。

很快夏若进来道:“姑娘,四姑娘过来了。”

姜蜜坐起来,阿容又过来了?

她将书放下,一手抱起绵绵,绕过屏风,便看到刚走进屋里的姜容。

姜容身穿藕色百褶如意月裙,手里提着一个描金莲纹黑漆盒,腼腆的朝姜蜜笑了笑,“阿姐,我过来给你送点血燕。”

姜容见姜蜜露出诧异的神色,慌忙解释道:“是,是秋玉姐姐说阿姐晚上睡的不好,所以晌午后都在补眠。我我想着我这里还有些血燕,给阿姐送来了。”

姜容说着说着便低下头,声音也小了下去,“我,我知道阿姐这里不缺这些……”

忽然姜容手上一轻,她手里的黑漆盒被人拿了过去,一团软乎温暖的东西被塞到她的怀里。

姜容惊地手忙脚乱的把被塞过来的绵绵抱稳。

她抬起头看向姜蜜,只见她这位美貌矜贵的姐姐笑眼盈盈,“缺,怎会不缺?我这边缺的是阿容的这份心意。”

姜蜜将那黑漆盒交给秋玉,“趁着还早,去让小厨房炖两盅出来给我和阿容一块喝。”

秋玉双手接过,她对姜容笑着道:“四姑娘,幸好你送来了血燕,我家姑娘晚膳没吃几口,这血燕炖好正好睡前吃下能够安眠。”

姜容被说的不好意思了,她把怀里的绵绵搂紧了些。

绵绵在姜容怀里翻了个身,它后知后觉才发现换了个人抱自己,疑惑的喵了一声。

姜蜜拍了拍绵绵的脑袋,绵绵性子温和,它窝在小姑娘的怀里也老老实实的。

姜蜜问道:“阿容,你未时过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姜容羞涩地道:“我新习了一副字,想拿来给阿姐看看的。”母亲说阿姐喜静,让她别总去扰了阿姐。可她喜欢跟阿姐待在一块,阿姐跟以前不太一样了,以前阿姐不太与她和宣哥儿接触。可现在阿姐每次跟她和宣哥儿说话都那么温柔,什么都不做待在阿姐的院子里都很舒服。所以她习了一副字,便想来找阿姐。阿姐被禁足在院子里,多个人陪她说说话总归是好的。

姜蜜能感觉到姜容的小心翼翼,也察觉到她是想亲近自己,却又有些胆怯踌躇。

“你这会带了吗?”姜蜜问道。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