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 命中注定(1 / 2)

加入书签

平安夜快乐!!!国外的节日里面,我最喜欢的是白色情人节和圣诞节,因为,他们都是白色~

给个票票吧,如果可以的话,要不留言一句平安夜快乐或是圣诞节快乐也好!!!

————————————————————————————————————————————————————

爱情是什么?由于荷尔蒙分泌增多而使得两个原本认识或不认识的人相遇、相识、相知、相爱。

可是,当其中一方的荷尔蒙产生了耐受性,即便是青梅竹马,也不会有天长地久。

真是够了,为什么那些提出分手的人都那么没有创意,无非就是“你很好,我配不上你,你可以找到更好的”,要不就是“我们不适合”。

没有爱就没有爱,不喜欢就不喜欢,直接说明不就好咯,说那么多废话,有什么用吗?要是我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好,你会放弃才怪,现在说不适合,更是胡扯。

转头潇洒离开,拍拍衣摆不带走一片云彩,许乐从那次开始,锁上了心门,原本以为这辈子就这样过去了,没想到竟然会遇上…

“喂,跟你说话呢,怎么那么没有礼貌的!”说话的人鼓着腮帮子,不满地嘟着嘴,丝毫不觉得这样的动作和举止出现在自己这么一个一米八多个子高的人身上有什么不对。

“扑哧!”许乐发誓,自己绝对不是故意的,实在是憋不住才会如此失礼。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有什么好道歉的,想笑就笑好啦,这又没有什么,只不过我还是好不爽。”小麦色的脸蛋突然凑的好近,盯着许乐的双眸看了好久,确定没在那双眼睛里看到异样,才满意的点点头。

“许乐,男,二十七岁,目前独居,谈过一次恋爱,对象是隔壁家的胡凯…咦~你的眼光好差!”那口气说的自己好像是许乐的亲朋好友一般,只是男子压根就不知道,就算是亲朋好友,也没有人敢拿许乐说事,又不是脑子里面进潲水,没事找死。

“…唔,未来爱人是厉千风…哈?!厉千风?!不是吧?!”

也许是太过于激动,一个不小心,两人的唇就贴在了一起,没有一丝的距离,完美结合。

“…许经理?!厉老师?!”电梯在“噹”的一声响之后就缓缓地开启了,在总经理秘书的注视下,许乐和厉千风谁也没有下一步动作,电梯的门慢慢合上了,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电梯里面,先有动作的人是厉千风,脸上的诧异还没有消失,嘟嘟囔囔地道出了一句:“不对呀,我的另一半不是安多拉吗?!”

“那是我大学以前的名字。”虽然说打断别人说话不好,但是涉及到自身的事情,还是涉及到自己另一半的事情,许乐很难无动于衷。

皱着眉头看着许乐,从头扫视到脚,从脚扫视到头,最后停留在那张过分白皙漂亮的脸蛋上:“明明比我矮,比我白,比我漂亮…居然还是个男的,而且竟然会让我…老天啊,为嘛这样对我?!”

躺在硕大的床上,厉千风累得连根手指头都抬不起来了,小麦色的肌肤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唇印,缺氧的脑袋里面已经无法再考虑任何事情。

光着身子一把打横抱起比自己还要高大并且重的爱人,在那张泛着粉色的脸上亲了一下,一脸宠溺。

“…唔,不要了…好累。”嘶哑的嗓音不如平常的好听,但对于许乐来说,却能让自己的情欲以光速运转起来。

今天的确是把他累到了,可是没办法,谁让自己的爱人在未经自己允许的情况下私自离家一周,即便是为了工作也不行。正值青壮年的正常男人哪可能禁欲那么久,如果不是厉千风真的已经累到不行,自己也不会那么快就收手,从今开始一定要好好喂养自己的爱人,为自己的幸福和性福着想。

“…唔,我已经吃的…够多了…”已经没啥力气的厉千风在感觉到许乐的邪恶想法之后不满地抗议。比起很多人来说,自己的体力已经是很好的了,明明是许乐异于常人,难道他就不怕精尽人亡?!再说了,自己哪能提前告诉他呀,一旦提前告诉他,他要不是把自己看的死死的,不让自己有机会离开,要不就是提要求,让自己几乎无力踏出门。每次都被同行的人挤眉弄眼,再怎么神经大条也会不好意思的啊。

为爱人清理干净,再抱着厉千风换了张被单,轻手轻脚地搂着他入睡,觉得自己此生真的无憾了。如果不是遇到他…真是不敢去想象。

第二天太阳高挂的时候,厉千风才在温暖的被窝中转醒,伸手揉揉自己睡眼惺忪的眼睛,旁边已经没有了另一个人的温暖,想来已经是挺晚的了。

空气中飘来食物的香味,肚子里面的馋虫又开始活跃起来,说真的,除了床事之外,许乐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伴侣,十全九美。

“千风,该起床吃饭了哦~”楼下那嗓音一喊,厉千风也不好意思再赖在床上,套上准备好在床边的衣服,爪子抓了抓头发,漱口洗脸后慢慢走下楼。

穿着围裙的许乐春风灿烂,相对比起还要一手扶腰且缓慢移动的厉千风来说,那笑容真是灿烂都让人想要毁了它。

将最后一个菜端到餐桌上,压下厉千风的头,索取了一个餐前点心。

被松开的时候努力吸气,每一次被吻就像窒息一样,总有一天自己会死于这种窒息也说不定。想到这个,厉千风就非常不满地瞪了许乐一眼。

“千风,你再这样看我,就别想吃饭了。”

“…”有没有搞错,瞪一眼就不许吃饭?!哪有这样的人啊,强烈抗议!

“你再用那双眸子勾引我,三天都别想下床了。”

“…”吃饭,吃饭,什么都没有听到,什么都没有看到,什么都没有发生,什么都没有发生。

出国回来休息了两天也差不多了,虽然自己并不缺钱,但是厉千风还是很喜欢自己的行业的。拎上自己的背包,告别想要送自己上班的许乐,托那长腿的福,厉千风很快就消失于许乐的视野当中。

转了两次车,厉千风压根没有前往自己的工作地点,而是走进了国际酒店,直接搭乘电梯直达顶楼。

站在高处,不胜寒啊。一名优雅的男子手持着鸡尾酒,一边面朝窗外的风景感慨,一边鼓着腮帮子挤眉弄眼。

站在男子身后,厉千风倒是挺安静的,一句话也没有说。

听到脚步声消失,等了许久也没见出声,男子不满了。

转身,走到厉千风前面,伸出一根手指戳着厉千风坚实的胸膛,嘟着嘴,比厉千风更要显得幼稚,不过却长得很漂亮,若不是那凸显的喉结,估计会被人误认为是女生。

“干嘛不说话?不愿意见到我是不是?!嫌我不够年轻是不是?!有了新欢不要旧爱了是不是?!还是觉得把我推给别人就没事了?!我跟你说,没那么简单!如果你不赶紧给我搞定这件事情,我就赖着不走了,反正我就是姓赖的!哼!”厉千风看着这个无理取闹的男子,叹了口气,觉得自己一下子老了不少。

男子不依不饶地戳着,即便手指头发红了也不在意,反正磨不出厉千风的一句话他就不摆休。

两人僵持着,谁也不让谁。

哎~一声叹气,男子知道自己赢了。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厉千风深知自己要倒大霉了,但是也没有办法,从来没有人能赢得了这人,除非他自己认输。

“这个嘛,我刚出家门之后才发现自己没带现金。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又是万万不能的,而且我正愁逛街没人陪…你看…”

“我知道了,我陪你总行了吧。”再叹一口气,厉千风觉得这人出生天生就是为了克自己的,但是如果没有他,也就不会有厉千风这个人。

不对,太不对了。许乐无法不去乱想那些有的没的,因为这段日子厉千风太安静了,不无理取闹反而让人生疑。

身上多了别人的味道不说,连续一段时间都是同一个人的味道,问也不答,难道是…不会的,绝对不会的。

原本以为即便分手了也没什么,反正又不是没有经历过,但是只要一想到有可能会跟厉千风分开,心就像被别人揪着那般痛。

如果没有他,自己该何去何从。

许乐的改变厉千风不是没有感觉到,但是另一边已经让他分不出精力来应付这边的变化。现在的他只想尽早送走那樽佛,再向自己的爱人诉苦。

一个没打算说,一个不敢问,动荡就隐藏在这看似平静的湖面下。

许乐的公司进了一批新人,说是新人,也不过是首次为这个公司工作,其中不乏对立公司的员工,还有一个许乐非常熟悉的男人。没错,那就是许乐青梅竹马兼初恋,胡凯。

已经忘了多少年没有见过眼前这个家伙了,说恨吧,也没有,说爱吧,绝对不可能。说起来的确是要感谢他,如果没有他,也许自己就不会遇上现在的爱人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